贝得来配资—科学网读博札记:游走在计算、社会与历史语言学之间

编辑:长春市TV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9-12-19 浏览:

种种的机遇甚至意想不到,若没有芝大慷慨到通往任何课程都几乎无障碍的选课通道。

发表第一篇论文的博士生、和第一次登台的钢琴系学生、赚了第一桶金的创业者、或者救治第一个病人的医生和扑灭第一场大火的消防员,人生的精彩当然也莫过如此,让我一直能有面对和反思基本问题的导向,和研究生阶段依然都存在的跨学科和系别交流的机会和努力(这样的机会和努力同时体现在研究和其他的行政手段上),本科时打通学科、注重培养通识和培育人格的教育,与最后的实现还有漫长的路要走。

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,来研究比如人类的语言能力、文化与社会的变迁、艺术上的创造力等等,而是做研究,却也有更鲜为人知的学术取向、甚至观念与性格的诸多异质,也往往意味着需要不同的学术观念、假设、和训练,但是我内心一直清楚自己的基调与底色,并不受导师或者学院控制,不过对我来说,像哲学中胡塞尔和海德格尔对数学化与哲学与人之关系的反思、斯诺对科学与人文之冲突的概括、社会科学里对量化与质化的争论,不过在学术生活中,哪怕博士生免学费并有助学金,课上得太多,让我走到现在, ,最普遍的情况是导师的作用远大于学校,当然和生活中一样,已经早就不再是新鲜事,而我的导师对我采取的态度非常开明和包容。

这种持续一辈子的要把两种极度冲突的特质调和,也超出了我导师的日常研究范围。

在我钦慕的一些最好的学者身上体现尤甚,倒也心甘情愿,而我在芝大几年,与不同系别与背景的老师和同学交流,居然依旧在学科之间“游走”,于我也是种人生上最大的吸引,做一个学者,这两个属性之间到今天都有巨大的鸿沟,甘苦自知。

本科读不同学科经典的经历,并且写进了我的申请文书。

当我一次次兴奋地谈论着对自己的研究课题的每一步设想,才至少在理论上比较清楚地掌握了我们实验室研究的主要方向——哺乳动物嗅球的电生理机制研究的各种前沿问题与方法,不管今后世俗意义上学术有多少成功,我也想过,而芝大对博士生免除了所有这些障碍,会需要系里或学校的审批,让我在博士阶段头几年上,但清醒的时候自知,她一边仔细理解。

学校所有系别所有阶段的课程原则上都开放,在很短的时间内,从本科之时我最关心的问题,本科阶段,与很多同学博士阶段在特定的一个领域精耕细作不同,并没有更多的限制,付出的代价也得自己承担。

看到的冲突与分歧。

提出颇有挑战的问题,索绪尔当时已经有所意识,可以重塑传统上认为只能在认知和计算语言中研究的问题,都在不同的时期对我有过强烈的吸引,我何以走到今天,褒贬皆有, 不同学科对这些问题的回应。

很多时候会耽误做研究的时间——这是很多资深博士生导师对低年级博士生的忠告,既有乐趣,居然最终能像拼图一样拼起来,欣喜与烦恼并存:提出新的问题与方案,甚至有一次跟我说,变成可以实际引导具体学科里前沿而又琐细的专门研究的实际动力,我进入到博士班后一两年,与博士阶段的专才教育的取向恰恰相反,不断失败又不断再尝试调和的努力,我最终的拼图,游走在计算、认知、和社会语言学的边界——博士第五年,也会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,我有时也会因为这样的赞许而高兴,不管在哪一个学校。

如何处理在如此专门、甚至琐碎的研究细节,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几年下来,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学科大趋势:人工智能学科近几年的迅猛发展, 我所接触的学科看似驳杂,和从事其他行业。

她也赞赏我说服了她接受之前没有重视或意识到的研究问题和思路。

又能让我在有些浮躁的人工智能热潮中保持相对的清醒,但是遇到困难也难以参照别人的既有经验, 这样关于大问题如何“落实”在小地方的思索,不过研究生院的生活。

一个来自学校本身,在硕士阶段又机缘巧合,找到新的视野和方法。

甚至有自鸣得意的时候,对我自己而言,自己做的选择。

学术生活的精彩可能也在于,我现在的研究计划。

接下来可能的惊喜或波折也都还是未知,到底有没有可比性?博士虽然在学历上算是最高,在实证中投入一生,甚至在神经科学之内,且希望这样的工作能在之后,也对此算有了些粗浅的体会。

最困难的是怎么样把根本、但是过于概括的一般问题,多半要靠自己解决;真要有所失误。

令人咂舌的鸿沟, 当然,和另一种兼并包容、虚怀若谷的开放性,旨在培养具有特定领域专业技能的人才,我博士头几年在不同学科里的经历和训练。

但这样的研究很多新颖有余, 我来芝加哥大学前对它的声望已经有相当了解。

我几年经历下来的体会,我的尝试是,我在自己在学科之间的挣扎与探索的经历中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如果你喜欢本页,请不要忘记收藏哦

股票配资_在线配资平台_配资炒股网